拉斯维加斯app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24 09:15:06 来源:工人日报

  

伍婉瑢多年使用的义肢已经多处破损,并以胶布来包着。
伍婉瑢多年使用的义肢已经多处破损,并以胶布来包着。

(大山脚30日讯)破损义肢导致她经常失去平衡跌伤,来自玻璃市亚娄的中二生伍婉瑢(15岁)装上新义肢后,走路不再踉踉跄跄,步履稳重到二楼课室上课。

伍婉瑢右脚于3年前被截肢后就穿戴义肢帮助步行,惟那副义肢已经破损,处处以胶布包着。破损义肢已不能支撑她的体重,致使她经常失去平衡跌伤。

在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One Hope Charity)援助下,伍婉瑢获一副量身订制的新义肢。

日前她在家人陪同下,到该基金会服务站接领义肢,在穿上义肢后她即展露羞涩笑容。

婉瑢父亲伍亚裕(48岁)表示,在女儿3个月大时不慎弄伤右脚,致使后小腿的骨突出。两岁半时,进行手术植入骨内固定器以拉直小腿,直到5岁再将它取出。

- Advertisement -

“到了12岁,她的小腿骨仍然弯曲突出,无力支撑她逐渐增长的体重后,就被逼截肢。之后她穿戴由政府资助的义肢,直到现在。”

他表示,因已多年使用,而且女儿不断在长大,义肢不能支撑她的体重了。脚踝处已经严重破损,一些部分还以胶布来包着。

他说,婉瑢目前是中二生,每天需要爬上二楼的课室,破损的义肢有时会让她失去平衡度,走起路来更加吃力兼危险。

“家人原本想向政府申请援助义肢,但需要等上4个月,若不就缴付4000令吉就可以即可订制义肢。我只是名烧焊工友,月薪1500令吉,太太是家庭主妇,婉瑢还有两名妹妹。”

他说,家人无法负担这笔费用,为了让婉瑢顺利到学校求学,所以向该基金会求助。他非常感激社会善心人士,捐助了女儿这幅量身定制5998令吉的新义肢。

5名受惠者张初中(左起)、伍婉瑢、蒂威娜安、陈亚成及陈树冠穿上义肢后,开心与理事们合影,谢玉金(后排左起)、何永发、拿督斯里RA、蔡瑞豪、许迪焜、谢宝珍及余益荣。
5名受惠者张初中(左起)、伍婉瑢、蒂威娜安、陈亚成及陈树冠穿上义肢后,开心与理事们合影,谢玉金(后排左起)、何永发、拿督斯里RA、蔡瑞豪、许迪焜、谢宝珍及余益荣。

资助5人定制矫形器义肢

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主席蔡瑞豪表示,此次有5人在获得该会援助逾6万420令吉定制矫形器及安装义肢。

“他们都是天生残缺或后天意外需要截肢,来自贫困家庭,没有能力购买矫形器及义肢。此次获得的,都是量身订做,所以每一副的价钱都不一样”

他说,该会善用各地善心人士及热心商家平日随缘捐助的善款,发放来援助5人,好让他们尽快重返校园及职场。

身边若有贫困家庭成员需要义肢抑或矫形器,可以联络该会热线(016-4192192)。若想更了解该基金会操作,可浏览该会脸书专页One Hope Charity & Welfare Berhad – 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

陈树冠盼能养活自己

患糖尿病双脚被截肢的陈树冠(59岁)获捐1万7500令吉的双脚义肢。他被糖尿病缠身20多年,今年年初腿部伤口受细菌感染,截除右腿保命。

他是名单身汉,没有亲属,在截肢手术后被福利部送往槟城菩提馨园老人院。当时其友人向该会申请希望能援助陈先生装上义肢。

7月间该会援助他右边义肢,惟那时候左脚却不幸也遭细菌感染,被逼截除左脚。后来他再申请左脚义肢。他之前是名熟食小贩,希望装上双脚义肢后,能自力更生养活自己。

陈亚成在试穿量身定制的义肢。
陈亚成在试穿量身定制的义肢。

张初忠靠打金养全家

自小患小儿麻痹症的张初忠(46岁)获膝盖、脚踝及足部矫形器,总额1万2020令吉。他是家中的经济支柱,靠打金养家糊口,收入近2000令吉,养活一家6口。

他两岁时因为发烧延误治疗,因而患有小儿麻痹症,导致他双腿无法行走。13岁发育期开始,他穿戴矫形器以协助行动自如。自穿戴矫形器后,他无需再持拐杖,能够自力更生,娶妻生子。

从13岁至今他已更换多副矫形器,之前穿戴的矫形器已经破损,没有多余的钱更换,于是他持回拐杖步行,导致工作上出现种种不便。

安装义肢后,他将继续工作,不过不是重返打金行业,希望能寻找一份薪金较为稳定的工作,继续撑起整个家计。

陈亚成盼能重新耕地

单身老翁陈亚成(67岁)是糖尿病患者,2014年年初时被树枝刺伤右脚后流血,伤口许久不能复原,同年5月被逼截肢。

他独居在高巴三万丛林里的小板屋,每月靠着福利部援助的300令吉过活。

多年穿戴的义肢已经损坏,目前行动不便无法锄地耕种。他希望穿戴新义肢后,能重返耕地,耕种蔬果赚取一些费用。他获右脚义肢(6307令吉)。

- Advertisement -

印裔少女因骨癌截肢

罹患骨癌不幸截肢左脚的印裔少女蒂威娜安(21岁),获一套1万8595令吉的完整型髋关节脱位义肢。

她于2011年证实患上骨癌。2015年脚部的肿瘤不断恶化,被逼在马大医院进行截肢左脚。根据医疗报告,她可以穿戴义肢以协助她行动自如,之后也能工作帮补家计。

(责任编辑:康箴)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