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app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05 04:19:05 来源:工人日报

  

柯沙文(左)在西华尼申陪同下反驳性骚扰前女助理的指控。

被指控性骚扰前女助理的公正党和丰区国会议员柯沙文指对方意图破坏其家庭,对方不断骚扰他和他身边的人,并多次一天内拨打几十通电话给他,且诋毁其妻子。

柯沙文在事件被传播后,周六在西华尼申陪同下首度开腔,在记者会上指一切已交由警方作详细调查,并反驳对方若真如对方所指控,为何到本月初对方仍然打电话给他,而且在几个星期前,对方还有致电给其妻子。

他在文告中指出,早在今年5月初,因已无法容忍对方的种种行为,因此,他在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的劝告下,于今年5月4日针对此女子的骚扰行为作出投报,目前此案仍在调查中。

他表示,为了他的家庭而愿意站出来面对这项毁谤及指控,而且他与妻子的关系也很好,不想因为外人的关系导致婚姻破裂。

他在所发表的文告中指出,在2017年他身为半港州议员反对半港有幽灵选民之时,该女子致电给他表示是一位律师,并表示与霹州国大党主席依兰哥相熟,而当时他也正要竞选半港州议席,于是接纳对方与一般人一样成为其团队的自愿团员。

- Advertisement -

他表示,直到在第14届大选竞选期间,这女子也涉及霹州国大党主席依兰哥的录音风波;随后,在他成为和丰国会议员的时候,对方也表达有意愿自愿性地协助他,即时对方已有家庭和2个孩子居住在浦种。

他指出,当时他和妻子都视对方为朋友,对方时常与妻子有通电话,并且曾经邀请他们夫妻俩一起前往马六甲渡假。

“然而,久而久之对方致电给我的次数越来越多,甚至一天几十通电话,若我不接电话,对方将生气,但是若接她的电话,一讲就是超过一个小时。”

“随后,对方甚至插手我家里的事,并且在我妻子的同事面前诋毁我的妻子,企图破坏我的家庭。”

接着在2018年,他逐渐感到不妥,对方干涉其和丰服务中心的事务,要他辞退其中一个助理,而在他并不如对方所愿辞去该人,对方便生气。

他指出,自几个月前,对方更是向外界自称是他的特别助理,代他致电给政府官员们,并且要跟随他出席国会议会,而当时他便致函给国会议会保安组申请允许对方进入国会范围,然而该信函被对方当作被委任为助理的信函。

“直到一个半月前,对方更是每天致电给我几十通电话,同时骚扰公正党领袖们指我疏远她。尔后,对方更表示会以一些录音来羞辱我。”

他表示,由于见对方在一年前如何攻击拿督依兰哥,因为担心本身成为下一个目标,因此在与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商讨后,他便前往警局作出投报。

他表示,其实并不想提出此事,毕竟同情对方,及已拥有丈夫和2名孩子,不过此事他早已前往和丰警局作出投报,并要求警方展开调查。

另一方面,西华尼申表示,柯沙文至今还在和丰选区内服务,并不会“失踪”(hilang diri),而此事希望警方尽快展开调查,同时律师也已准备就绪。

- Advertisement -

柯沙文照着其发出的文告念一遍后,被媒体询及为何已知对方涉及国大党主席的风波仍让对方加入其团队时,柯沙文表示,初时对方并无异样,尔后才越渐不妥。

另外,针对此事,霹州警方周六受询及时回应指有关该女子的投报是在雪州作出,霹州警方未能对此事作出回应。

新闻背景:

(责任编辑:寿诼攒)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