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app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03 04:10:09 来源:工人日报

  

安娜多年来打两份工为六名儿女筹学费,周一到周五当清洁工,周末当厨房帮手。(示意图)
安娜多年来打两份工为六名儿女筹学费,周一到周五当清洁工,周末当厨房帮手。(示意图)

(新加坡11日讯)只有中学程度的母亲,为让六名儿女得到更好的教育,打两份工筹学费,但还是欠下六万元(约17万7254令吉)债务。其中四个孩子念理工学院,每人三年学费达两万元(约5万5908令吉。

 

《新报》报道,安娜(化名,54岁)和55岁丈夫育有六名子女,29岁长女已婚搬出去,经济独立。

但她的29岁儿子和19岁女儿刚读完理工学院,另外21岁和22岁的两个儿子还在念理工学院。每人三年学费达两万元。

为应付学费,她打两份工。当全职清洁工主管的她,每天工作16小时,一周五天。除外,周末休息也兼职当厨房帮手。

- Advertisement -

如此她月赚3300元,加上技工丈夫的1900元月入,也不够应付生活费和学费,因而欠下银行六万元。

中学毕业的安娜希望孩子们能有高学历,也希望15岁老么读完中学后继续念大专。

“我希望他们过比我好的生活,因而教育很重要。我不希望他们走我的旧路,在该读书的时候却没读书。”

即便如此,安娜并没为孩子申请助学金,她认为更多人比他们家需要助学金。

“有些人连家都没有,有些残障人士更需要帮助。但我们有瓦遮头,也能工作。”

安娜的公积金须偿还四房式组屋房贷,孩子学费单靠丈夫公积金,依然不够。

“我们都没钱在外面吃,但孩子没办法,即使在理工学院用餐,也只能够给他们五元。”

有时还像亲戚借钱还电费

他们一家能省则省,有时还得像亲戚借钱还电费,甚至连买煤气煮饭的钱都没。

直到2014年,安娜一家得到新加坡信贷辅导协会(Credit Counselling Singapore)帮助,为她仔细规划财务,预料五年内可偿还完毕。

但安娜说,她没期望孩子日后报答,即使孩子要读大学,她照样会支持。

为了孩子的教育,许多家长负债累累,单单信贷辅导中心去年就接到579起类似个案,比2013年的302起几乎倍增。

信贷辅导协会总经理陈慧敏说:“父母每个月花上千元送孩子上昂贵的幼儿园或增广课程非常普遍,有的甚至还申请求学贷款。”

- Advertisement -

汇丰银行曾做的市场调查报告中也显示,本地家长平均每年花2万1000元在孩子的大学教育上,其中有52%家长愿意为了孩子的大学费用而负债。

陈慧敏提醒家长,若没有仔细规划财务,很容易负债累累,令自己难以应付。

她提醒家长,在帮孩子报读任何课程前,确保所有开销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年轻人在报读大学前,最好也先和父母商讨,不要让父母因没法负担自己到外国留学而感到内疚。

(责任编辑:鲁芬皤)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