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app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9-02 06:30:08 来源:工人日报

  

彭亨州是垦殖民大本营,而为了继续取得垦殖民的支持,纳吉(右)在大选前向垦殖民派送“大红包”。
彭亨州是垦殖民大本营,而为了继续取得垦殖民的支持,纳吉(右)在大选前向垦殖民派送“大红包”。

彭亨州,西马最大的州属,面积达3万5964平方里,首府为关丹。彭亨州一直是国阵传统堡垒区,也是垦殖民占最多的州属,全国共有317个垦殖民区,而彭亨州就拥有115个垦殖民区,而垦殖民区一直以来都是国阵的最大票仓。可以这么说,倘若赢得垦殖民的心,就能够赢得彭亨州政权。

因此,看守首相兼国阵主席拿督斯里纳吉早在去年7月,就向垦殖民派送“6大红包”,更在今年1月初推介垦殖区2.0,以继续拉拢垦殖民;希望联盟名誉主席敦马哈迪近来也积极走访彭亨州垦殖民区,更直踩纳吉老巢北根,以取得当地垦殖民的支持。

彭亨州共有14个国会选区和42个州选区,选民人数达82万3981名(根据2017年第4季度选民册)。尽管选区重划后,所有选区名字保持不变,但两大国席,即劳勿与淡马鲁国席已经重划,而6个州议席也进行了选区重划。

这6个州议席为劳勿国席下的峇都达南、都赖、冬区以及淡马鲁国席下的文德甲、联增和瓜拉士曼丹。

希望联盟在淡马鲁举办大选造势讲座,吸引逾万民众出席,就连希联领袖也大感震惊,直指彭亨州“马来海啸”已成形。
希望联盟在淡马鲁举办大选造势讲座,吸引逾万民众出席,就连希联领袖也大感震惊,直指彭亨州“马来海啸”已成形。

伊党加入混战 或左右选情拉高希联票数

- Advertisement -

随着伊斯兰党组成的“和谐阵线”日前公布西马半岛候选人名单后,这次的大选彭亨州的14个国会选区势必上演三角或多角混战,即除了国阵和希联,伊党也会插上一脚。

因此,在这种三角或多角混战中,到底国阵是更安全亦或是更危险,希联和伊党胜出的机会又有几成?首先,我们必须窥探一下伊党的势力。

伊党在彭亨州的势力范围主要集中在彭亨中部,从历届大选成绩可以分析,伊党在最强的淡马鲁国席和而连突国席所取得的选票,大约只在30%至35%之间,其他选区则一律少过20%。

这也意味着,在没有与其他反对党联手之下,伊党单靠本身势力,如果是一对一的战役,伊党完全没有机会在彭亨州赢得任何国会议席。

至于42州议席方面,从未在彭亨破蛋的伊党在1999年大选第一次连夺6席,完全是当年借着与公正党联手带起的“烈火莫熄”的成果,即便如此,多数票也不超过2000票。

由此可见,彭亨州无疑将是国阵与希联交锋的战场,单打独斗的伊党在三角混战中反成了一个陪跑的参赛者。

反对党合作一对一抗衡 成功攻克国阵保垒选区

翻看历届大选的成绩,彭亨州国席一直都是国阵的囊中物。然而,到了2008年的308大选,反对党首次攻下彭亨州首府关丹国席以及英迪拉马哥打国席,接着在2013年大选中,国阵不但无法夺回关丹和英迪拉马哥打国席,更丢失了淡马鲁和劳勿国席,而时任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仅以379张多数票险胜代表行动党出征的绿色盛会主席黄德。

反对党在上两届大选可以攻克国阵保垒选区,除了当时社会反风强烈,主要原因是反对党以间接(2008年)和直接(2013年)方式合作,通过一对一抗衡国阵的成果,也逐渐形成了大马两线制。

上一届大选,由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和伊斯兰党组成的人民联盟(民联)在彭亨州的42个州议席,共赢得12个州议席。伊党竞选21席、公正党14席和行动党7席,虽然这种布阵无法让民联攻破国阵堡垒州,但却也攻破国阵的城门。伊党在彭亨州分别拿下米昔拉、丹戎隆坡及瓜拉士曼丹3席位,公正党在东彭则靠着莱纳稀土厂课题,拿下2国2州席位,即关丹和英迪拉马哥打国会议席以及德伦敦和士满慕州议席。

行动党则更为犀利,在所竞选的议席全部取胜,即西彭4州议席、中彭2议席,以及金马仑国会下的丹那拉打州议席,全部都以2000张多数票击败对手。

至于国阵方面,上届大选在彭亨州赢得30个州议席,巫统赢得28席及马华2席。

面对黄德的挑战,再加上伊党候选人围攻,廖中莱不掉以轻心,赶场拜票。
面对黄德的挑战,再加上伊党候选人围攻,廖中莱不掉以轻心,赶场拜票。

伊党参战反让国阵选情告急 马来海啸吹起或改朝换代

倘若说巫统和伊党合作,只由其中一党与希联对抗,国阵在彭亨州已经不战而胜了,但在伊党参战的三角战之下,伊党反倒让国阵选情告急。国阵在彭亨州的保垒地位不能说绝对不变,彭亨州同样存在改朝换代的可能性。

只要马哈迪提出的“马来海啸”吹起,彭亨州极有可能变天。

另一方面,彭亨州州务大臣安南耶谷这次的“最后一役”也牵动着国阵,尤其是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在文冬的选情。

媒体日前曾报道,自1999年担任彭亨州务大臣的安南耶谷因近年来不断失言,导致其很可能提前“退休”,无法在本届大选上阵。而倘若他无法获得纳吉的钦点,那可能将掀起连带效应,导致廖中莱将流失原本支持安南耶谷(柏朗埃州议席)的马来票。

安南耶谷也曾暗示,倘若本届大选无法继续在柏朗埃州议席上阵,那当地选民很可能转向希联或投废票,而这也无疑对纳吉在排兵布阵上构成压力。

无论如何,在提名前2天出炉的彭亨州国阵候选人名单,安南仍然获得上阵柏朗埃州议席,不过,已当了逾30年议员的安南也表明,这是他的最后一战,不排除之后就会退出政坛。

巫统觊觎马华关丹国席 有信心获纳吉派党候选人上阵

此外,巫统一直觊觎属于马华的关丹国席,而在上届大选马华同意借出该国席予盟党,但巫统却坚持关丹国席原本就属于巫统,只是在2004年及2008年大选出借给马华。

而如今关丹国席最终重回马华手中,很有可能发生扯后腿事件,分分钟影响国阵在关丹的选情。

与此同时,彭亨州的另一国席,即金马仑国席也出现纷争,一心夺“金”的人民进步党(MyPPP)主席丹斯里卡维斯最终失意又失势,被迫辞去所有党职后更被开除,为这个议席留下更多的不确定因素。

金马仑国会议席是在2003年选区重划时增加,原就属于印度国大党,国大党主席拿督斯里苏巴马廉也已宣布,本届大选金马仑国席由该党青年团团长西华拉兹上阵。

上届大选,前国大党主席拿督斯里巴拉尼威在金马仑国席仅以462票打败行动党对手玛诺佳南。

竞选造势露端倪 希联政治讲座盛况空前

- Advertisement -

说到“马来海啸”到底能否在彭亨州吹起,即可在希联数场在当地的竞选造势活动可看出端倪。

希联4月9日在淡马鲁举办一场“淡马鲁人与马哈迪同在”政治讲座,现场可谓是盛况空前,大会声称出席支持者人数多达两万人,更可以说是反对党在淡马鲁举办有史以来出席人数最多的一次政治讲座。

希联领袖更表示,出席人数让希联也感到震惊,并形容“马来海啸”已成形,更席卷到彭亨州。

(责任编辑:周谟趵)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