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维加斯app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2019-08-13 04:30:01 来源:工人日报

  

 

文:陈瑩瑩

小时候,幸福很简单。乳臭未干的的我们不必担心柴米油盐酱醋茶,不必烦恼人际上的尔虞我诈,只管无忧无虑地吃喝玩乐。

我的童年,因着一群相交甚欢的玩伴而精彩非凡。在那天真无邪的年代,我们每天的作息大同小异——上学,吃饭,换身衣服找朋友玩去。大伙儿每天迫不及待想聚集在一起嬉戏打闹,继续书写属于我们的美好。

好长一段时间,我们将区里大财主屋前的空地定为秘密基地,只因那里堆积着装修后剩余的泥沙,让我们有机会天马行空地建筑心中的城堡。脏兮兮的小手、塞满泥的指甲缝、大汗淋漓的身躯,正是我们的家常便饭。有时捣蛋鬼阿吉故意摧毁我们的一番心血,还朝我们吐舌头扮鬼脸。作为教训,我们卯足全力发射泥球,在他白皙的衣服上留下爱的记号。

- Advertisement -

桌游风靡之际,我们迷上了游戏王卡,将全副身家都用来购买新的卡组,争取游戏中的优势,提高胜率。另外,我们也抵挡不了扑克牌和亿万富翁的魅力,一玩便是几个小时,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这时,各家的母亲大人就会发出响彻云霄的呼喊,催促孩子们回家。

“阿吉,吃饭咯!” 阿成慢条斯理地收拾遍布满地的棋子,丝毫不为所动。“我数到三!一,二……”,语音未落,阿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奔离去,留下错愕的我们。之所以如此唯命是从,是因为阿吉严苛的母亲曾拿着藤鞭“杀”到集合地点,不顾他想多玩一会儿的苦苦哀求,一把将他拽回家修理一番。

- Advertisement -

曾几何时,我们任凭艳阳高照,肆无忌惮地在马路旁打羽球,把自己想象成威风凛凛的名将大展身手。殊不知,技不如人的我们却把球打上屋顶,让红彤彤的屋顶“雪花漫天飞”。此时,大伙儿一个眼神对望,就晓得是时候猜拳,让输者前去劳烦长辈帮忙捡球。

童年这道风景,被卖冰淇淋的爷爷点缀得璀璨无比。每当那熟悉的铃铛声响起,我们总是一窝蜂地上前,依照个人的口味选购冰淇淋。一尝入口即化的冰淇淋,甜在口中,乐在心头。酷热天气和解暑佳品的结合,犹如我和玩伴们的默契,堪称天衣无缝。

致分道扬镳的大家,愿一切安好。

(责任编辑:欧屠)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